千言

没有故事的人

只属于青春的歌

      早上的饭堂,小卖部门口,等着一位在里面买水的同学的时候,旁边的音响突然唱着“下雨天了怎么办,我好想你…”让平时心情如死水一样波澜不惊的我陡生感慨。
      南拳妈妈是初中那会相当红火的组合,即使像我这种几乎从不关心潮流的人也会知道这个名字,还有他们那首下雨天。

  “怎样的雨,怎样的夜,怎样的我才让你更想念…”
     歌曲才刚开始,我们已经匆匆离开饭堂,赶着走往教学楼,歌已经听不到了,却一直在心里唱,在脑海里不断重复。
     如果说每个人的青春都会伴随着有几首象征性的歌曲,那么下雨天就是我青春的那首歌,之一。
     这都要归功于初中母校那个每天下课都会放的校园广播,在放学去吃饭的路上,宿舍里,教室里,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听到广播,这是母校最让我印象深刻的,也是现在这所所谓2B类大学不能比的。
     青春仿佛不属于我,在我的记忆里朋友少的可怜,更没有女朋友,有的只是功课,而我也在对功课的专注中学会了逃避孤独。
     青春也仿佛属于我,有互相分享秘密的好基友,有被异性欣赏的虚荣感,有深埋在心底散发着动人芬芳的暗恋。
     青春的悸动,像是雾里看花,外面有一张朦胧的纱,遮去了现实的种种矛盾,看到的是让人神往的美丽。
  “别说你会难过,别说你想改变-被爱的人不用道歉”
     这首歌伴随着所有初中有关的回忆,孤身一人走在校道间的无奈;看着别人恩恩爱爱时心中的艳羡和孤傲;某些女同学那些散发着青春荷尔蒙芬芳的瞬间;帮身后的女孩传着情信却对自己内心一无所知的单纯;和舍友一起看到对面有女生换衣服的大声叫喊;在宿舍床铺因为内心烧灼的情感而无法入睡的痛苦;和好基友诉说情感时内心得到的安慰…每一个回忆的背景都已经被烙上了同一个旋律。
       从那个时候到现在,其实也没有多久,最多也算个七年吧,但我们已经改变得只剩当年一个残影,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──2015.4.24 上午 仅以此祭奠那只被杀掉的猪

评论
热度(2)
  1. 外星千言 转载了此文字
©千言 | Powered by LOFTER